封神

等我站起来的时候,已经到了中午,我该去找丽丽了,她总让我中午去找她,她算是我的搭档,负责整理盒子,她总不告诉我盒子里有什么,却总是说,我们为他们清理灵魂,他们却对我们这样。
我把盒子交给她,吩咐一句,我给你留门钥匙了。她快速的点点头,进行着她无休止的工作。
我离开丽丽的时候,会等到天黑,看他们,看这些人的疯癫时刻。

这里的人白天无所事事,上班都无精打采,为此他们白天都在“居眠”,我主要负责将他们带到休息室,打扫晚上弄乱的街道。
街道上每天都尘土飞扬,人们白天的呕吐物随处可见,各种灰色的盒子布满街道。我每天都必须将这些沾染污秽的盒子一个个练好,交给专人分类。
和我搭档的是一个20多岁的女青年,我捡她分。我像往常一样捡起盒子,却被一个前晚宿醉的人撞上肩,他瞪着我,一拳将我打倒。他扬长而去,我很长时间躺在寥寥几人街道上。

一路走,一路后悔,即使是魂丧他乡,报着这样的想法,我来到一座城市,这座城市的人伸手云,覆手雨。来到这座城市的我从事着最下贱的劳动,只因我是异乡人,只因我和他们不尽相同。

我不知如何来形容这场旅行,那是我的寒冬

生活像一杯温吞的水,不断的向前滑,我的心很焦躁,父母以成绩为乐,我却无力再去看着他们的殷切希望,很无力,我承担的是父母的经济,却挥霍青春,我只有沉默,我的内心,是无底的深渊。

我是一个对自己的感情表现的很粗糙的人,我很倔强,对一个人越好,就会伤害那个人,被我伤害的姐姐,把我的一切当做表演,我觉的我是个寄生虫,至少在高中以前,我无法不让周围的人讨厌我,所以,我选择了远走他乡,至少我心灵,得到了安宁。